墨水

学生党——(¯﹃¯)
不建议关注喔——
超级低产,这人超懒的

【安雷】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学pa      双向暗恋
是段子,很短

上课时,老师为了激励同学们努力学习,就给大家讲了个故事。

说是在她高中的时候,有个校草,长得很帅,人又温柔体贴,成绩优秀,是老师的宠儿、女生的男神、男生的好兄弟,很多女生会在他打球的时候去给他递水递毛巾。

老师说当时她闺蜜很喜欢那个男生,混在那么多女生里毫不起眼,又不够矜持,怎么办呢?那个男生经常是年级第一第二的,于是闺蜜很努力地学习,每次都超过男神,好啦,这下引起人家注意了,人家主动去找她,先是交流学习经验,然后发现这是个好姑娘,一来二去就好上啦!

“现在啊,他们已经结婚喽!啧啧,和初恋结婚,多幸福!”不言苟笑的女老师说着说着就笑了,摇了摇头,“所以啊,你们要足够努力,才能让你的真命天子真命天女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你啊。”

坐在前排的安迷修听着听着,觉得这样的爱情真美,不由心生向往,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于是年级第五回头看了一眼排名始终在他之上的年纪第四。

好巧不巧,雷狮居然没有在睡觉,那么多人在看老师就一个人回头,多显眼啊,然后他也看了回去——

下课铃声响的时候,雷狮冲过去和安迷修打了一架。











◎其实是害羞了!又帅又温柔体贴的人除了自己的暗恋对象还有谁喔!偏偏他还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好像被看穿了一样,恼羞成怒冲上去打一架再说。

◎多年后他们依旧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打一架,各种意义上的。

【安雷】当一个直男试图玩情/趣

     现pa    同居
关键字【安雷合租的公寓】【意犹未尽地】【松开被红绳勒出红痕的双手】
没有车,是欢乐智障段子

当雷狮舒舒服服地瘫在沙发上看电视时,安迷修走了过来,站在沙发侧掰着他的下巴接了个吻,凑过去的时候还不小心把头撞着沙发顶上一圈古铜色的装饰,那是镂空雕花的,沙发顶两头高高翘起。

好傻。雷狮这么想,不管是安迷修还是他挑的沙发。

一般来说,雷狮没有做的欲望时,会一脚踹过去,但是他看到了某人放在身侧的手上捏着红绳。

于是他扯了扯嘴角笑着哼了一声,斜了安迷修一眼。

安迷修报以温和的笑,顺着天鹅一样高傲伸着的脖颈吻下去,又舔又咬。他摸到雷狮放在身边的手,握住、然后按到沙发顶的边上,用红绳绕几圈,然后在雕花上穿过,缠紧,再打个牢牢的结。

雷狮歪着头看他动作,红绳分四段,分别把自己的四肢在沙发上绑死了,而自己的双臂往头上两边斜着伸,好像是要拥抱那个难得出息一回的直男一样。

啧,直男。这个词总是让人不舒服的。别出什么岔才好。雷狮对于某人的直男属性还是很不爽的,而且今天难得来了兴致。

雷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姿势,觉得像是给某直男挑的沙发一个大大的叉。

安迷修刚刚走开不知道干什么去,然后红着脸跑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口球。

切。雷狮很不屑地笑出声,一点面子也不留。

果然要约束狮子还是需要很多措施啊。雷狮想。算了随你便吧。

他很配合地咬住了口球,然后偏偏头,让安迷修把皮带拉到脑后绑好。

安迷修做完这一切,站在雷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很满足地笑了。

然后他坐到雷狮旁边,拿起电视遥控器给电视换了个台。

雷狮愣愣地看了一眼,哦,赛马。

……
………

??!!

雷狮气的要跳起来打人了,可是绳子绑的很紧,这个姿势又很难把承受了两个大男人重量的沙发掀起来,还骂不出声,吚吚呜呜的,还不够旁边那个大傻逼激动的喊叫声大。

他就这样冷冷看着他的直男男朋友,一会紧张地屏住呼吸,一会激动地拽着他的肩摇晃。电视给了一匹枣红色的马一个特写,那个白痴一脸欣慰的傻笑,好像那是自己的孩子,上了电视一样,还抱着自己的腰,把头靠在自己身上。

雷狮很安静也很冷静,不再挣扎也不吱声,像缄默的火山,平静的海面,同时也清醒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

终于,赛马结束了,安迷修意犹未尽地望着接下来的广告,脑子里满是那匹枣红色的马最后冲刺的英姿,飘舞的鬃毛,优雅又迅速的跑姿,优美的身体曲线……他一脸幸福地给雷狮解了绑,白皙的手腕上留下了红痕。


……
……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儿戏一样的“家暴”过去了,真正的风雨来了。

安迷修生前不是个体面人,是个直男。

暴风雨过后,小雨还在下,天还没晴,彩虹也没出来,狮子还在跳脚。全尸的安迷修跪在搓衣板上坦白自己听了帖子里小姑娘提的建议,说是可以让暴躁老哥变成温顺白兔,好像叫什么放置play。

然后直到这时他才觉得哪里不对劲,貌似少了个叫跳/蛋的东西。





上学使人脑洞活性化。

线稿上有橡皮屑…算了

有bug,勾线时才发现,刀鞘上的皮扣是扣紧了两把刀的,而且绑定在腰间,所以用刀的时候刀鞘才在腰间…啊我好笨可是不想改


下次画细心点


话说lof上八重樱这个tag好少人啊

【安雷】茶

现pa   同居   交往前提

这个酒吧,每个晚上都是如此热闹,灯红酒绿,混乱得理所当然。

安迷修收起伞,一脚跨进酒吧的门,从安静的雨夜踏入喧嚣的霓虹灯光里头。他的目光从酒吧这头扫到那头,略过混乱的狂欢的男女,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角落喝酒的雷狮。哪怕雷狮没有戴那条显眼的头巾,没有穿显眼的白色外套,与酒吧里的其他人没有区别,但花花绿绿的霓虹灯无法掩盖他的光芒。

安迷修朝他走过去,走的是直线。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推开人的时候一手拍在哪个女郎的胸上,也不在意哪个男人女人在他腰上屁股上摸了一把,他直直地走过去,眼里只有那个穿着无袖黑色紧身衣,对着他笑的性感恶党。

“不迟了,回去吧。”他终于来到恶党面前,走进恶党方圆五米的无人区,像是闯进雄性狮子领域的入侵者。

狮子没有生气,他还在笑,用手托着下巴,手肘撑在吧台上。

“怎么,一来就要带我回家呀,帕洛斯给他来杯长岛冰茶*。”

安迷修没有出声阻止他,只是皱着眉头看他慵懒的笑,再看调酒师推给他盛着红茶色液体的杯子,杯子里几块剔透的冰块沉沉浮浮,杯沿上插了片柠檬,黑色的吸管颈转了几圈,是小女生会喜欢的柠檬红茶饮品的样子。

安迷修锁着眉头看着那杯长岛冰茶,雷狮饶有兴趣地看着安迷修。

最终安迷修还是叹了口气,握住了杯身,嘴唇含在杯沿上——

雷狮那亮晶晶的眸子微微睁大,他不笑了,也不说话,只是看着。

安迷修沉默地咬着杯沿,似乎在想什么,冰茶沾了沾唇,又退下去。他自言自语着:“…果然我还是不放心。”

雷狮还没来得及摆好笑脸,就被绿松石一般的眼睛盯住了。安迷修认真地看着他,说:

“不许熬夜,要早睡,别打游戏打太晚。”

“下雨了,不大,但是要撑伞,就我拿着的这把。”

“现在很晚了,不要去吃烤串,要吃我明天陪你去。”

“晚餐有肉,放了孜然粉,回去热热再吃。”

“胃疼就打电话给卡米尔,别硬撑,也别担心打搅他,你自己撑着他才不好受。”

“我调的闹钟是早上七点,你可以提前关掉,明天没什么事,可以睡迟点,但是要吃早餐。”

“……没了。”

“……听话啊。”

安迷修说完了话,又举起了那杯冰茶,举到唇边,然后仰起头——

雷狮突然站了起来,抢过安迷修手里的冰茶,爽快地一饮而尽,然后利落地把空了的杯子倒过来,几滴茶水和吸管一起往地下摔,冰块砸到地板上哗啦响。

“成吧成吧,叫你喝杯酒这么难,还这么麻烦,我干了你随意。”他耸着肩,挑着眉头,似乎很无奈。

安迷修先是愣了愣,然后笑了,像春风一样温暖。

“那咱们回去吧?”

“成吧成吧…我要喝啤酒。”

“一瓶,度数不能高,也不能冰。”

“…老妈子。”



看着两个人慢悠悠地走掉,帕洛斯笑着摇摇头,然后低头收拾刚刚调“长岛冰茶”用的茶叶包。









长岛冰茶*:著名的失身酒之一,迷惑性很大,虽名为“茶”,其实调和此酒用的四五种基酒都是烈酒,因为有加入可乐的缘故,所以显红茶色,看起来就像普通的柠檬红茶,同时也有几分茶味,百度说它的味道甜中带苦涩,也有人喝了说很苦。

有个说法,男性给女性点长岛冰茶的意思是“我想带你回家”,女性给男性点的意思是“我很欣赏你,但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长岛冰茶是很久以前不知道哪儿百度的资料,找不到那个资料了,这个是我自己按记忆加百度然后概括写的。

◎安哥知道长岛冰茶是烈酒,知道自己喝下去就倒,但就是…很宠狮狮!所以,干!不就是一杯酒嘛!然后就交代自己倒了以后的一些事情,像交代后事一样郑重!(?)虽然知道狮狮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但就是不放心,唠唠叨叨一大堆。

◎狮狮嘱咐(威胁)酒吧的人,不许给安哥任何含有酒精的东西,也不许动手脚下药什么的,所以给安哥的那杯“长岛冰茶”真的是普通的柠檬红茶。

◎还有狮狮去酒吧只是玩一会儿,他们没有闹别扭,没有喝很多酒,安哥也知道,所以才允许狮狮回去喝啤酒。

“可怕?在说什么呢?医者父母心呀。”




……我下次努力把她画好

关于我多变的画风ԅ(¯﹃¯ԅ)

这是一个让我对他充满想法的男人| ू•ૅω•́)ᵎᵎᵎ

试着利用了去不掉的影子,还是不好看呢…

七夕快乐哦大家| ू•ૅω•́)✧





在被限流的世界里孤独终生ヘ(;´Д`ヘ)

凹凸第二组

○画到谁就觉得谁不好画系列
○挣扎已久
○人体没救,不会画皱纹,我会努力的
○钢铁直女拍照,光线不好
○有参考,各种参考官方漫画图
○本来是分开来的四个人结果画格瑞时觉得他应该会看向金那边就不自觉画温柔
○然后金应该有点表示,就画在一起聊天
○画完发现两人融为一体非常自然,那就这样了吧_(:з」∠)_
○下一个是黑化组
○数了数,前十八个人里只有三个女生,对于只会画女生的渣渣来说,是噩梦
○画不完系列

那什么…我想画凹凸全员……所以一组一组来……先是红绿灯组!

有参考的,很多参考!我找了好多官方漫画图观察、模仿









……有空上色(小声)

〔安雷〕跑步

学pa

体育中考时,起跑是每人占一条跑道,开跑后可以跑到第一跑道去,这样跑的比较少,而且考试要跑的距离一般是计算内跑道的。

我觉得狮狮和安哥在一组的话会很有意思。

狮狮和安哥在比较靠外跑道的地方起跑,开跑后狮狮一定会抢着跑到内跑道,这样会挡着别人的道把人家给逼停;安哥应该会跑在比较少人的第三或第四跑道,这样既不会挡着别人也不会有人挡着,但是跑的会比较多。

然后狮狮和安哥一马当先,跑在前头,狮狮看安哥跑的比自己多却能和自己并肩跑,觉得非常不爽,于是两人就你追我赶。

在紧张的考场,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两条跑道,却始终并着肩,时不时看对方一眼然后继续加速,真是太好玩了。

结果两个人同时到达终点。

我那时体育中考每组的第一名是要签名的,然后男孩子发育比较晚,看狮狮现在比安哥高所以很可能那个时候安哥比狮狮高,仗着自己手长抢着先签名,狮狮就只能气呼呼的签在后面,这样就是安雷了!(๑•̀ㅂ•́)و✧

然后体育中考又比文化科中考早差不多一个月,互相看不惯的两只很幼稚的比这比那,当然会比成绩啊!

结果争来争去分差不大,两个人上了同一个高中还是同班,然后继续争!最后日久生情恩恩爱爱地吵架!

安雷真好啊……

一、一些摸鱼……
……
果然瞎画的还是不要打什么tag比较好吧!

第二张的制服是第五的海军仪仗